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工业陶瓷网   请 登录免费注册
服务热线:
当前位置:首页 >> 资讯频道 >> > 市场分析 >> 印度越南产区兴起,中国陶企如何应对

印度越南产区兴起,中国陶企如何应对

时间:2015-12-10 14:36:00   来源:陶城网   添加人:admin

  最近走访国内几家窑炉企业发现,出口市场在设备企业的整体业绩中占比越来越多。其实不光是窑炉企业,瓷砖卫浴企业和其他机械设备也是如此。中国陶瓷产业走出去的脚步越来越快,到不单纯是因为国内市场不好做,而是国外涌现出了很多新型的陶瓷产区。一些国家受限于原料、技术方面的劣势,陶瓷产业所需要的各环节产品需要进口,也是自然之理。

  中国陶瓷产业曾经以大产量、低价格、薄利多销的方式抢占了很多国际同行的蛋糕,而如今,中国陶瓷产业正面临着新兴产区成长之后给我们提出的同样的难题。

  首先,和新兴产区相比,中国陶瓷产业曾经的优势,已经很难再成为我们走出去的助推器。就拿离中国最近的越南来说,人工成本远比中国低得多。

  有一家澳大利亚瓷砖的企业就在越南设立了工厂,他们的负责人说,越南工人虽然很懒,但是用工成本真的非常低,一名陶瓷厂的工人,每个月的工资大约是100-150美金。此外,越南的气候条件也比中国要好,中国幅员辽阔,北方很多产区到了冬天都要停产,而越南完全不需要担心这一点。

  再来看印度。印度媒体6月份曾爆料,富士康计划在印度建多个工厂,却面临两个难题:首先私人项目征地需要80%以上被征地方的同意,其次印度拥有严苛的劳工法,比如,企业达到一定规模,不能随意解雇工人。类比陶瓷产业,也许有人会觉得,这正是印度这种所谓的后起之秀的劣势所在。可如果我们只看到人家的劣势,而不琢磨可能带来的冲击,倘若真有被印度赶超那一日,是该怪人家太优秀,还是怪自己不争气?从意大利、西班牙的经验来看,技术创新和设计提升,是应对潜在风险的最好招数。

  中东也是如此。国内窑炉余热利用技术已经非常成熟,可是这项技术到了中东一些地方却被无视了。为什么?因为中东能源丰富,简单来说,油比水还便宜,很多企业会觉得余热利用反而麻烦,窑炉热能浪费就浪费了,无所谓。再换个角度看,这些能源丰富的新兴产区,尚未完全重视节能减排,就开始想要挑战中国陶瓷产业了,那么,将来人家也出台一部新《环保法》之类的条文,开始在节能减排方面对中国奋起直追,我们又该如何应对?

  其次,很多国际同行早已意识到中国陶瓷产业对他们的潜在威胁,反倾销案件时有发生。

  也许有人会说,那是因为中国瓷砖性价比高,成本低、销量大。可反过来想,为什么对中国瓷砖提出反倾销最多的是巴西、印度之类的国家,而不是新加坡、澳大利亚等?

  道理很简单,因为巴西、印度这些国家对中国瓷砖提出反倾销,可以对本国陶瓷产业起到保护作用。新加坡一家陶瓷厂都没有,上文提到的那家澳大利亚企业的负责人也说,澳大利亚的瓷砖几乎完全依赖进口,仅2014年,澳大利亚的瓷砖进口量就有大约4000多万平方米。本国陶瓷产业本身就很薄弱,自然不需要对其他国家开展反倾销。

  既然如此,中国瓷砖走出去的时候,是不是就可以重点瞄准那些陶瓷产业薄弱的国家?这个想法也不是没有道理,但需要警惕,市场机会是均等的,新兴陶瓷产区同样也会对这些市场虎视眈眈。而且,从经验来看,我们永远不知道同行的价格会比我们低多少。这一点已经在国内陶瓷企业的竞争中得到了印证。

  新兴产区来了,中国陶瓷产业走出去的时候,是否已经变得四面楚歌?其实,形势并没有如此岌岌可危。不过,做出这样的论断也是有前提的,那就是,中国陶瓷产业要居安思危,时刻创新。要做到这一点,就必须从意大利、西班牙的发展历程中吸取经验教训。

  应该说,2003年到2013年的十年,是意大利、西班牙陶瓷产业最为沉寂的时期,因为这段时间内,中国陶瓷产业一直用产量优势对他们施压。

  有人说,意大利、西班牙能够成为陶瓷强国,很大程度上是被中国逼的。这话不假。也正是意大利、西班牙能够沉下心搞创新、搞研发,才能在最近几年树立他们的技术优势。萨克米的皮带滚压可以让薄板实现1.6m宽、无限长,西斯特姆的多功能施釉线让国内企业无人能出其右,陶丽西一个做色釉料的企业能把瓷砖变得美轮美奂,锐思的工厂一条生产线只用10个人,还有喷釉技术、渗透墨水,这些都是最好的证明。

  也有人说,就陶瓷产业而言,现在的中国就是未来的印度和越南。那么,未来的中国又将是现在的哪里?毋庸置疑,是今天的意大利和西班牙。

  我们只看到了美高的渗透墨水一吨卖到四五十万元、只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喷墨机喷头就要几万块、只看到了意大利瓷砖以高价在中国市场销售,却没有看到他们为了创新付出了怎样的努力和投入。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。面对新兴产区的不断出现和崛起,意大利、西班牙等陶瓷强国的经验教训正是中国陶瓷企业和行业最好的模板。

  (作者系陶城报社采访部主任、陶城网副主编)